36选7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|36选7开奖直播

儋州光村鎮:悠悠調聲傳千古

2019-03-04 08:32   來源: 海南日報


在田間地頭正裝對唱調聲,更接地氣,更富鄉土氣息。 通訊員 柯人俊 攝


2017年儋州調聲比賽現場。 通訊員 柯人俊 攝

  日前,文化和旅游部公布2018-2020年度“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”名單,作為調聲發源地之一的儋州市光村鎮和以瓊劇傳承、傳播而聞名的定安縣定城鎮名列其中,被命名為“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”。

  早在2006年5月,儋州調聲便已躋身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千百年來,儋州調聲仿佛汩汩清泉從遠古流來,扎根這塊沃土,帶有濃厚的地域色彩,成為當地民間藝術的一種文化標志。

  ——編者

  沿著海南環線高速新盈互通路口,便到達儋州市最北部的沿海小鎮——光村。這里東與臨高縣相鄰,北面瀕臨北部灣,以盛產品質優良的光村沙蟲而聞名一方。

  有道是:“詩鄉悠悠傳古韻,歌海聲聲訴衷情。”儋州調聲被譽為“南國藝苑奇葩”,光村的調聲也是久負盛名。

  鄉音延唱數千年

  平坦寬廣的光村銀灘,舒展綿延的海岸線不僅構成了秀美風光,饋贈豐富物產,還孕育了一方文化。

  據儋州市調聲協會會長謝有造介紹,儋州調聲產生于西漢時期的儋州北部沿海地帶,光村鎮正是起源地之一。體裁近似民間小調的漢族民間歌曲,歷經歲月的千錘百煉流傳至今。

  自古以來,儋州調聲就是廣大儋州勞動人民群眾抒發情懷、賴以生存的生活精神食糧,經久不衰,悠悠而長。相傳北宋大文豪蘇軾被貶居儋時常為“夷聲徹夜不息”而感動,他曾用“蠻唱與黎歌,余音猶杳杳”等詩句生動地記述了儋州民間音樂藝術活動。儋州調聲在唐、宋、清朝以后,不斷地發展與完善。

  光村鎮下轄69個自然村,全鎮人口3.4萬,方言均以儋州話為主。“在光村鎮,無論男女老少,幾乎人人都能唱上或哼上一段調聲曲調。”謝有造告訴記者,調聲藝術源遠流長,再現了不同時代勞動人民的思想、意志愿望、渴望幸福生活的理想和追求,這正是光村鎮能入選民間文化藝術之鄉的原因。

  “三駕飛機飛過山嶺,炸彈就炸過嶺……”生活在光村鎮大老村的95歲老人陳潤松自幼聽著調聲長大。隨著時代變遷,從革命抗戰題材到歌頌社會主義題材,儋州調聲逐漸吸收并發展出新的內容,逐漸豐富起來。

  大老村調聲隊領隊陳宏明從8歲開始唱調聲,至今已有近40年歌齡。他告訴記者,在傳播手段有限的年代,唱調聲就是最好的娛樂消遣。調聲不要求固定的演唱場所和時間,主要特色是男女集體對唱,人們站成隊列,手拉手唱起調聲律動身體,以歌抒情。

  儋州調聲是由儋州山歌演變而來,又突破了山歌固有的演唱形式,曲調層出不窮,演唱過程活躍,唱譜代替了樂器和過門。對歌時,男女雙方勾小指手站列成二排,面對面進行對歌,歌聲嘹亮,動作優美,男則熱情奔放、剛強有力,女則溫柔細膩,可見音樂與舞蹈融為一體。

  近年來,光村鎮相繼舉辦2015年原生態儋州調聲傳承展演、2016年儋州調聲傳承展演與2017年國家級儋州調聲傳承展演等活動。此外,光村鎮泊潮村、曾屋村等村舉辦2017年國家級儋州調聲傳承展演活動7場,儋州調聲展演進鄉村活動36次,吸引逾12萬人次參與。

  村村均有調聲隊

  位于光村鎮北部的泊潮村,村民世世代代以打漁為生。因為喜愛調聲,他們便動手搭建了一座面朝大海的調聲場。春光灑落在銀灘上,一波接一波的海浪悶頭沖向調聲場,在馬尾松的遮掩下,趕海歸來的漁民唱起了歡快的調聲。

  提起泊潮村,除了得天獨厚的沿海風光和鮮美的海味,不得不提起村里的調聲隊。據調聲隊隊長陳王寶介紹,調聲隊由70余人組成,全部是本村的村民,他們以捕魚為生。因為全村人對調聲的重視,村里特意將調聲場建在了宗祠正對面。

  “出海調聲可以提神,大家都很興奮。”村民陳木養是調聲隊領隊,也是一名漁民。他告訴記者,平日中午出海,次日早晨歸來。一夜未眠,趕海歸來十分困乏,“一起回來的漁船用對講機唱調聲,或者是發微信,你一句我一句,就沒有這么困了,不夸張地說調聲已經成了我們的精神支柱。”

  “在船上唱調聲,一邊收網也要一邊唱調聲,我隨口就可以唱20幾首呢!”談起調聲,原本不善言辭的陳木養話匣子便打開了。他打趣地說,出海回來得知要去參加調聲活動,便要專門回家打扮一番,換上一身干凈的衣裳,臉蛋撲上白粉“隆重出場”。

  調聲還拉近了儋州、臨高兩地漁民間的距離。泊潮村與臨高縣新盈港遙海相望,陳王寶說,有時村里舉辦調聲表演,臨高的漁民便會驅船來看,雖然他們聽不懂儋州話,但也會被此起彼伏的調聲所感染,臨高漁民也向他們分享漁歌“哩哩美”。

  “儋州自古稱歌海,山歌催得百花開。人人都是山歌手,山山水水是歌臺。”旋律優美的調聲從陳木養的手機里傳了出來,每當閑下來,他便喜歡翻看那些視頻,“調聲是祖宗留下來的,也是我最喜歡的放松方式了。”

  謝有造說,當地男女青年在逢年過節或農閑時,在鄉鎮集市或山坡野地,互相以歌抒情,自發地開展對歌比賽。每逢一年一度的“中秋歌會”更是熱鬧,調聲對歌比賽可達上萬人參與,每個村都有自己的表演隊伍,不爭出個上下高低不肯罷休。

  據儋州文化館有關負責人介紹,近年來,為了進一步弘揚儋州調聲藝術,光村鎮組織開展儋州調聲展演進校園、社區、鄉村等活動共67場,營造了光村地區熱烈的調聲氛圍。在光村鎮,幾乎每個村都有一支自己的調聲隊。

  如今,調聲已經成為儋州人民的一種情感寄托。

  青年接過“傳承”棒

  在光村鎮,提起調聲不得不提大老村。去年,大老村調聲隊在第九屆(儋州)東坡文化節暨儋州調聲節系列活動之一的2018年儋州調聲比賽決賽中,贏得第一名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這支村中組織的調聲隊32人是清一色的年輕人,隊伍中最大不超過35歲,最小的22歲,平均年齡30歲。

  2月28日,從光村鎮驅車20公里,記者來到大老村。春節過去,大老村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。“春節剛過,年輕人都返城外出打工了。”調聲隊領隊陳宏明說。

  去年,恰逢比賽前幾個月,村中決定組建一支青年調聲隊參賽。“以往調聲比賽大多是中老年人參賽,我們當時想為什么我們不組織一支年輕人的隊伍?既可以令人耳目一新,又讓更多年輕人真正接觸喜歡上調聲。” 陳宏明說,隨著互聯網時代的發展與流行音樂的沖擊,現在很多年輕人慢慢不去學習傳承這項藝術了,再加上老一輩人的老去,我們擔心調聲的傳承面臨困境。

  年輕人外出打工,如何組織起來?在村中幾位鄉賢的組織下,組建微信群,鼓勵年輕人加入到隊伍中。

  兩棵百年酸梅樹、大榕樹下,村中宗祠前的一片空地,就是調聲隊的排練場所。比賽前一個月,每天下午大家從那大、從鎮上開車回到村中排練,排練時間為每天晚上8時到23時。“調聲是我們祖祖輩輩流傳下來,不能丟,不能忘!”22歲的陳宏忠每天都要從40多公里外的那大回來,他說,“通過此次比賽,讓我更加深入了解調聲文化、愛上調聲。”

  近年來,為了鼓勵年輕人學習、愛好調聲,進一步弘揚調聲藝術,儋州編撰出版了《儋州調聲》等儋州地方民間民族文化藝術系列叢書,并編入地方中小學鄉土音樂教材。并積極開展儋州調聲文化研究、人才培養、調聲創作、傳承展演等活動,讓儋州調聲得到傳承、普及和發展。(記者 歐英才 林曉君)

[責任編輯: 黎多江 ]
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4188060
36选7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麻将玩法规则 福建时时官网下载 彩票分析软件哪个好 快三大小单双有概率 北京pk赛车人工计划 pk10安卓软件下载排行 时时彩五胆码计算公式 百人牛牛天地玄黄技巧 广东11选5人网页计划 休闲游戏网络游戏